AR行业迎来5G新机遇 缺少“杀手级”应用成掣肘

2019-06-21 13:11:53 围观 : 166

  5G时代来临,AR行业期待新的机遇

  5G商用将AR产业的期待推上了新高度,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

  记者林北辰

  “2021年,我们预计AR技术的产业链将形成千亿市场” 商汤研究院院长、中国增强现实联盟理事长王晓刚说。

  5G的助推、技术从实验室走向产业化的背景下,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China Augmented Reality Core Technology Industry Alliance,简称CARA)在杭州成立,这是国内首个推动增强现实技术标准化和研究的官方联盟体系,浙江大学、OPPO、小米、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先临三维、传英信息、之江实验室、中国移动研究院等39家企业和机构当选为理事会成员,联盟成员近200家。

  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已经不是一个新概念了。追溯其历史, 1990年代波音公司研究员Tom Caudell首次提出了AR,代表一种实时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项技术最初应用于美国空军研发的虚拟帮助系统。

  AR进入大众视野得益于Google Glass的问世。2012年,谷歌发布了一款“拓展现实“眼镜,它具有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功能,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还能上网、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因其颇具未来感的外型受到追捧。

  谷歌在2015年停止了Goolge Glass的“探索者“项目,同年,微软发布了Hololens全息眼镜,带来了AR消费应用的第二次爆发。

  Hololens为头戴式增强现实装置,融合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与全息技术,无需线缆连接、无需同步电脑或智能手机,并且面向消费者端,让用户在家中就能进入全虚世界,以周边环境为载体进行全息体验。微软为Hololens定下了5年进入消费者市场的目标,不过2020年就在眼前,Hololens依然停留在企业级版本。

  美国公司Magic Leap在2014年至2017年间四次融资总计18亿8700万美元的新闻也让这个产业蒙上一层面纱。4年间Magic Leap没有任何产品发布,直到2018年才推出了首款Magic Leap One开发者版本。

  虽然消费级应用止步不前,AR技术本身已经渗入数字化产业,从上游的设计、建模至终端的手机设备,山西太原快三开奖增强现实成为一种符合市场需求的基础技术。

  中国的AR发展鲜少进入聚光灯下。5G商用提振了一系列相关产业的信心,AR也名列其中。技术的掣肘、国外大公司的实力压迫下,中国AR产业发展如何?对消费者来说,AR离生活应用究竟还有多少距离?

  AR产业的长链条

  AR并不意味着一项特定的技术。

  CARA理事长王晓刚表示,联盟所定义的AR是连接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桥梁,其中有三项核心技术:其一是感知部分,包括对三维场景的感知、定位和理解,其二是虚实融合,要把虚拟和现实融合起来,就涉及到怎么制作虚拟内容,现实成像和现实融合的时候如何更加自然、更加一致;其三是人机交互。

  AR产业三层次所涉及到的方面不仅是软件和算法,还会涉及很多硬件及其载体、形式,其他支持这些硬件的模组、传感器、芯片,甚至技术平台、内容应用的产生都包含进AR大生态的概念中。

  先临三维是首批加入CARA的企业之一,也是AR的上游企业。2004年成立至今,先临三维专注3D打印3D扫描和3D数字化,其授权专利超过300项,扫描仪的用途分布于工业、医疗领域,产品销往全球。

  先临三维技术总监赵晓波表示,从3D打印到AR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2019年以来,先临三维不断收到内容制作公司的订单,定制3D数据获取工具,有些希望人体建模,有些希望对家具进行建模,有些是商品,共同点在于对高真实度模型的需求。

  传统的3D打印与普通打印机原理相同,通过3D打印机内的金属、陶瓷、塑料、砂等不同的“打印材料”,层层叠加把计算机上的蓝图变为实物。而AR模组的3D打印可以被称为“高精度3D数字打印”,通过自主软硬件的协同完成3D模型,其优势在于降低3D扫描设备的门槛和成本。

  赵晓波还提到,这样的进步离不开5G的加成。过去的3D扫描都是本地计算,山西太原快三开奖5G让计算过程得以放至云端处理,这样降低了硬件要求,节约成本——如果说本地计算的3D打印需要配备1万元一台的笔记本,其中对显卡、CPU等配件有高昂的要求,那么搭载了5G技术之后,这台笔记本的价格可以降至3000元,就能达到同样效果。

  硬件厂商也是AR产业的重要一环。

  根据王晓刚提供的数据,目前世界上已有14亿台手机具备AR功能,例如拍照、直播特效、手机游戏、以及对物体和人体的三维重建。爆款游戏Pokemon Go正是AR和手游结合的成功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OPPO也出现在首批CARA联盟企业名单中。OPPO研究院美国研究所高级研究总监全书学透露,OPPO的目标是打造消费领域的“杀手级应用”。2018年OPPO联合商汤科技推出开发者平台ARUnit,试图做出一套完整的中国AR平台,其成效目前还不得而知。

  此外,光学模组、SLAM、直播、语音交互也是AR产业相关的细分领域。王晓刚表示,正是由于产业零散、行业多样化,AR全行业标准的建立和上下游资源的联动才显得至关重要。

  短板和机遇

  缺少“杀手级”的消费应用是AR产业发展的掣肘。

  一款消费级别的AR硬件需要SDK(开发者平台)、内容与终端三方的支持。以微软、谷歌为例,HoloLens和Google Glass都配备了相应的开发者平台,研发内容的创业公司可以申请购买开发者版本,研发成功后与头显共同问世。

  然而,中国的AR产业没有巨头背书,商汤、山西太原快三OPPO、华为分别推出了相应的AR开发平台,却没有一家能做到“一统天下”;即使底层技术完善,缺乏爆款应用、内容的匮乏则制约了AR产业的兴起。在这背后,是评估、接口规范、内容质量未形成标准,没有专业体系制定各层面布局。

  浙江大学教授章国锋认为,国内AR产业存在的问题在于核心技术总体相对薄弱,AR关键技术人才相对匮乏以及国内AR软硬件公司体量偏小、相对零散;但客观来说,国内AR已经有部分技术发展出色。

  AR眼镜的光学模组或许是其中之一。

  在代表了消费电子趋势的CES Asia 2019(亚洲消费电子展)上,据公开数据,超过半数的AR眼镜展商都来自于中国国内,其中新版国产AR眼镜FOV(镜头视角)超过了60度,重量低于100g,这两个参数均优于于Hololens的52度FOV与Magic Leap One的150g自重。

  不过,比起FOV和自重,环境感知、本地计算及人机交互都是决定AR眼镜效果的更重要因素。在实际应用中,AR眼镜也只是产业的终端消费品之一,平台和内容共同决定产品效果。

  章国锋表示,在AR的关键技术研发方面,浙江大学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图形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擅长的是基础技术SLAM、三维重建和实时真实感绘制。而学术界和企业共建联合实验室,学生到合作企业实习,通过接触实际行业应用需求,针对性地展开技术攻关的产学联合手段,能够为国内AR产业带来更多机遇。

  对于盈利能力,受访的企业们均无法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对中小型AR企业来说,比起量产和消费级应用,开拓工业、教育等2B场景是现阶段更为明智的做法。王晓刚认为,国内AR产业需要把上下游的资源进行联合、聚集,才能抗衡国外巨头们的巨额投入。

  5G商用带来更快的网络速度、更低的延迟与各行业的更多机会,也将AR产业的估值推上了新高度。人们的期待中,AR是全新的交互手段,变革传统行业的表达方式,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本文来自于界面)